設為首頁  加入桌面   在線投稿    手機版    安全退出 
星空寫作網圖標
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
首頁
生活隨筆
情感世界
娛樂天地
學生時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詩歌
雜文論文
小說搞笑
英文文章
電器網絡
各類范文
會員中心
更多>>
社會寫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書畫
生活常識
國外風采
警鐘長鳴
綜合消息
觀讀隨感
寫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勝
古典珍藏
工業農業
商業經貿
靚麗彩妝
首飾工藝
家居穿戴
環保生態
科學法律
軍旅情節
寫作技巧

回憶我與苗青教授相識的點滴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        瀏覽次數:  次   文評:優秀文章評定 )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凌晨三點,正準備入睡時得知,苗青教授不在了。

消息來得太突然,突然得沒有任何征兆,突然得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突然得在大概一分鐘的時間里,我的大腦處于真空狀態,只會呆滯地盯著手機發怔。

回過神來后,思緒一下把我拉回十年前的學生時代。

我和苗青教授的交集不多,十年前,在他一個老鄉的牽線之下,我跟苗青教授聯系上了,那時候,我在貴陽某政法專科院校就讀大二。我仍清楚地記得,在五一結束歸假途中,我在火車上收到了那位老鄉的短信,由于他不方便到貴陽來,要我有時間去花溪苗青教授處幫他要一盤光盤帶回黔東南給他,同時把苗青教授的電話號碼發給我。好像是晚上9點半左右吧,我剛下火車就給苗青教授打去電話,說明來意后,苗青教授問我什么時間方便過去,他在家等我。于是,我們約好了第二天見面。

次日一早,我從龍洞堡出發,在市區轉了趟公交車,去到花溪時已經十點過鐘了,期間,苗青教授怕我不熟悉路程,一直在給我發短信,告訴我該坐哪趟公交車,要到哪個站臺下等等,后來,車子穿過民院并即將駛出校區前的一個公交站臺下了車。隨后,立即給苗青教授去了電話,幾分鐘后,苗青教授從附近的居民區里走了出來,把我帶到他在民院的家里。

苗青教授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戴著一副深色眼鏡,后來他那個老鄉告訴我,當時苗青教授的眼睛剛做完手術。苗青教授的家好像在頂樓,是一套復式結構的樓房,他徑直將我帶到二樓的書房里,給我沏了一杯茶,便閑聊了起來。

苗青教授關切地詢問我的學習生活情況,后來談到了他創辦的“苗人網”網站,一談到網站,苗青教授的興致馬上高了很多,他立即起身來到電腦前打開了網站頁面,給我介紹網站的頁面版塊及內容刊發方向,得知我也喜歡偶爾學習搞點文學創作,他有些驚訝,表示你一個成天生活在半軍事化的學習環境里怎么也會喜歡搞文學。我說我喜歡看偵探小說,也偶爾學寫點散文,只是文字功底太淺,一直寫不出什么東西。苗青教授聽后直呼“可惜了,可惜了”!我當時不好接他的話,也始終弄不明白他是想說我選錯了專業還是因為我的文字功底太淺。

苗青教授一邊跟我閑聊,一邊光顧著他的網站,“苗人網”的首頁里始終循環播放著一首叫做《歡樂的苗寨》的蘆笙曲子,悠揚的旋律讓人百聽不厭。他還時不時地查看郵箱是否有人給網站投稿,同時一一認真回復讀者的問題。

后來,我了解到,苗青教授創辦的“苗人網”,從始至終都是他自己在做,沒有請人幫忙,我無法想象,一個已經退休多年的老教授,面對新興的互聯網開發與應用,得花多大的時間和精力才做得出來,其他的不說,光是那些程序代碼就沒有幾個人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人能懂的。框架做出來后,在內容編發方面,苗青教授也體現出了一個學者嚴謹的作風。

“苗人網”是一個兼容性很大的媒介載體,可以這么說,只要沒有涉嫌違法,什么內容都可以上,很多網站經營者為了獲得高效的點擊率就這樣做。然而,苗青教授卻沒有追求這樣的點擊率,在他看來,一個網站就像一本書,不是什么內容都可以隨意編發到上面去,起碼在“苗族主題”這個定位的供需上得相輔相成才會采用,對于每一篇來稿,他都會認真審核,對一些內容描述不通或不對的,他做好修改后才發到網站上去,儼然把一個苗族網站當成一份學術雜志來經營。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苗人網”的訪問量并不是很高,苗青教授這位文化老兵卻依然在孤獨的堅守著幾乎傾注了他退休后一大半心血的精神高地。每天在認真處理讀者的每一篇來稿,認真編輯排版每一篇圖文稿件,認真給讀者答疑解惑……

當天中午,我結束了在苗青教授家里的來訪,回到了學校,此后,我們偶有郵件往來。一年多后的深秋,已經專科畢業的我在畢節地區黔西縣參加貴州省苗學會學術年會時再一次遇見苗青教授,我們在會議間隙小作交流,并與教授合影留念。

從此以后,我沒有機會再見到苗青教授。十年來,我多次跳槽,在政法部門和媒體單位之間頻繁轉換工種,到頭來仍然一事無成,也就無顏去聯系苗青教授,盡管如此,昨晚在得知苗青教授仙逝后,我馬上查看手機通訊錄。

我居然存了教授的號碼在手機里整整十年。

今年五一,我再次乘坐公交車來到闊別已久的花溪,路經曾經下車的那個路段時,我不經意地把目光投向苗青教授家所在的那個方向,我當時不知道苗青教授已經回了湖南,以為他還生活在貴陽,現在,苗青教授不在了,不知道,下次有機會再路過那個路段時,還會不會潛意識地回過頭去看向苗青教授家的那個方向……

[本文來源:由《星空寫作網》整理首發 - http://www.dwobrf.icu/webHtml/20190717100810.html ]

文章評價:
優秀
0
0
一般
0
0
喜歡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當前還沒有點評內容。

我來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提交點評            投訴非首發_重獎     我已閱讀此文章     我要發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
韓都衣舍旗艦店
首  頁 | 會員登陸 | 關于本站 |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發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鏈接 | 建議意見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寫作網(www.dwobrf.icu)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并保留所有權利。
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著作權歸原作者,如有涉抄襲侵權的,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
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湘ICP備15001934號   
 
星力新战士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