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桌面   在線投稿    手機版    安全退出 
星空寫作網圖標
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
首頁
生活隨筆
情感世界
娛樂天地
學生時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詩歌
雜文論文
小說搞笑
英文文章
電器網絡
各類范文
會員中心
更多>>
社會寫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書畫
生活常識
國外風采
警鐘長鳴
綜合消息
觀讀隨感
寫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勝
古典珍藏
工業農業
商業經貿
靚麗彩妝
首飾工藝
家居穿戴
環保生態
科學法律
軍旅情節
寫作技巧

人之初

(文章來源: 【】    發布時間        瀏覽次數: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古仁醒了,首先模糊地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他感覺光線刺眼,左手急忙捂在眼上,從手指縫里觀察到右上方有一個像吊針瓶樣的東西在掛著,他又閉目緩和了一會,習慣地抬起右手想看看手表,沒有手表,取而代之的是橢圓形的近似手表的東西,有屏幕,屏幕上顯示2616.6.6日。

“哪來這個破表,竟然快了六百年。”他咕噥了一句,可是這個表他從來沒有帶過,哪來的呢?

他努力地回想,自己怎么躺在這里,是什么地方?像醫院的病房,左右看看沒有其它病床和病人。有護士走進房間來,“古先生你醒啦?想喝水吧。”

古仁張大了嘴,不是在等護士喂他水,那是他驚訝的反應,確實自己想喝水來著,護士小姐怎么知道呢?

“他醒了?”一個醫師模樣的人邊走便問。

“是的,金教授。”護士退到一邊站著,金教授走進古仁的床前,拉起他的手,熱情地握著,激動著,兩眼噙著淚花。

“古先生你終于醒了,你睡了六百多年。”

古仁再次驚訝,立即坐立起來,頭有點暈,他閉目穩住身體,才慢慢睜開眼睛。

“你開玩笑吧?我怎么能夠活這么大年紀呢?”古仁看看自己的手,一雙年輕人的手,并不蒼老;又摸了自己的臉,皮膚光滑沒有皺紋,只是有點瘦的感覺。

金教授轉身指了指對面墻上的顯示屏,顯示屏立即顯示畫面:喜馬拉雅山高聳入云,白雪皚皚,一隊登山隊員借助著拐杖在努力地攀登著。播音員在報道,這是一支業余登山隊員,在隊長古仁的帶領下,已經是第二次攀登珠穆朗瑪峰了。

“這是我們找到的關于你的視頻資料。”

“啊!我的隊員,金教授,我隊友在哪里啊?”古仁瞪大眼睛看著屏幕中的雪山,他完全想起來了,登山那天,他們不幸遇到雪崩,雪劈頭蓋臉地壓過來,后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對不起!我們只找到了你和另外一男一女。”

“女的是吳英,我們登山隊唯一的女性,那個男的是誰呢?他們怎么樣?他們在哪里?金教授請你快快告訴我。”古仁拉住金教授的手,眼中流露著急切的盼望。

“在你們的隨身物品中找到了關于你們的身份信息,男的叫胡州,他們還沒有醒過來。現在北京中央醫院,負責他倆蘇醒治療的是銀教授,銀教授昨天和我通話交流啦,胡州和吳英最近有望蘇醒。現在醫學水平已經非常高了,你只管放心。”

古仁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心也從嗓子眼那里落到了原處。可是,胡州和她都蘇醒了,并且恢復體能,我們的關系怎么處理呢?古仁內心犯了難,因為他和胡州都在追吳英,而吳英并沒有表態接受誰的愛。

“金教授,他們醒了,請你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的。六號護士,準備古先生出院。”金教授朝女護士揮了揮手。

“是,金教授。”護士轉身,拿來一身泛光的衣服、一雙特別的鞋為古仁穿上,鞋是非常光滑的玻璃鞋底,有隱藏的引線和褲褂相連。古仁發現護士的腦袋上有一根細細的天線,很像一根狗尾巴草。

“她是機器人嗎?”

“是的,你看我是不是機器人?”金教授笑著問。

“呵呵!握手時,你的溫暖和熱情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聰明的小伙子,不,聰明的老前輩。”

金教授一句玩笑話,卻勾起古仁的憂傷,他淚水奪眶而出,滾落臉頰。

“金教授,我想回家。”

金教授嘆了一口氣說:“古先生,你的家在哪里啊?已經過了六百年,時過境遷了!”金教授坐到古仁的床邊,又握住他的手,關切地說:“我們使用世界目前最先進的醫療設備、藥物和技術,終于喚醒了你。現在這個世界已經通過網絡互聯,成為一個世界村,你權且把這個世界當做你的家,每一個人都是你的家人。”

“我想看看我出生的村莊和莊上的人。”古仁擦干臉上的淚水,像個孩子。

古仁下床,試著走動,感覺跟以前完全一樣。金教授說,你可以邁步走動,也可以雙腳并立,你穿的鞋就是微型運動車,它的速度與你身體的平衡受你手上戴的“人之初”思維儀控制,而那個儀器可以反應你的身體與精神訴求,當然你的思維和隱私也通過它聯絡到超級中央計算機和網絡了。

“哦,這么神奇,沒有想到科技發展到如此精妙的地步。”古仁感慨地說。

“是啊!‘人之初’的發明,使這個世界在一百年前就逐步取消了貨幣,從而,‘人為錢死,鳥為食亡’成為了歷史。它可以精準地計算你身體需要哪些營養與穿戴,為你的衣食住行提供恰到好處的精準信息。”

古仁感覺新鮮、也有幾分懷疑。

金教授接著說:“這個‘人之初’,可以判斷人的身體狀況、體能,以及人的工作量,診斷人的疾病和疾病預警。這么說吧,這個社會已經實現真正的共產主義,實現了按需分配。人心之間沒有了隔閡,一切是透明可見的。因為不再使用金錢,就沒有了為錢而導致的一系列罪惡,再說人的思想已經互聯,由一臺超級中央計算機統一控制著,所有的罪惡都被扼殺在萌芽狀態。”

“那如果孤寡老人生病了,或者年老體弱,自己不能去取生活用品怎么辦?”

“中央網絡就會自動安排上門供應、供養服務。”

金教授津津樂道,古仁聽得如癡如醉,心想我們那個年代要是能夠實現這些該有多好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說:“不行!暴露個人隱私,侵犯人權,我認為任何年代都是不可以的。”

“我也讀了你們那個時代的書,不是說心心相印,以誠相見嗎?不袒露心扉,不排除邪念,談何心心相印、以誠相見呢。只要人人把七情六欲交給一個公正、謙和、率真、準確、博愛的超級中央計算網絡去控制、去調和、去調教、去補給、去安撫,這樣就消除了罪惡、仇恨、嫉妒、競爭、甚至憂傷、痛苦,正是因為發明了“人之初”這個思維儀才完全掌握和控制了每一個人的隱私,才實現了取消貨幣、按需分配,這樣還減少了資源的浪費,環境得到了有效的保護。邪惡就隱藏在隱私之中,敢于暴露隱私,在你們那個時代之后又斗爭了幾百年,現在終于打破舊觀念,這是思想進步的結果,人權依然在被保護中。”金教授有些激動。

他穩了一下情緒說:“對不起!我說多了,你可能認為咱倆有代溝,呵呵,可不是一般的代溝,六百年的代溝,你慢慢領悟吧。”

“無法理解,我們那個時代的思想家,要知道你們這代人這么亂稿,不知道會怎么批判你們哪。”

“呵呵!歷史的車輪在前進,打破常規,向更高更好發展,那是必然啊!”

古仁仔細看著金教授,七十歲的模樣,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面色紅潤,和藹可親的樣子,問:“請問您高壽?”

“一百三十歲了。”

“啊?我們那個時代,過到一百二十歲,就鮮有了。”

“是這樣的,我們這個時代的所有獎勵,就是增加人的壽命。你說人是愛錢呢,還是愛壽命?”

“那還用說嗎?當然愛壽命。”

“你們那個時代的人為什么那么多的人愛財如命,甚至圖財害命呢?”

“不是從我們那個年代的人會犯罪。據《圣經》記載,亞當夏娃的兩個兒子,因為嫉妒,隱因就殺了弟弟亞伯,罪惡從此開始了。”古仁說:“不談這個了,我現在就想回家看看,你可以陪我去一趟嗎?”

“當然可以,走吧。”

金教授陪著他走出病房,到了走廊,金教授腳底的運動車開動,古仁也學他,唰地已到樓梯口,樓梯是螺旋狀的,腳下是平滑的,他們倆很自然地一圈又一圈地勻速地拐到了底層。金教授告訴古仁:“走電梯更快,可是怕你害怕,電梯間是磁阻的,上下直來直去,像懸崖,像深井,人跳下去或者物體送下去都是恒速下降或者上升的。”

走到陽光下,古仁下意識地用手捂住雙眼,因為長時間沒有在陽光下,他感覺陽光太刺眼。

“戴個墨鏡吧。”金教授在衣兜里拿出墨鏡遞給他,他戴上,陽光柔和了許多。

天空晴朗,白云飄在藍天下,兩只白色的鴿子飛過他們的頭頂,上了對面的門診樓。他看到門診樓上有“水晶市第一人民醫院”幾個大字。古仁忙拉住金教授,“水晶市是哪里啊,我的家鄉就盛產水晶的,這里是我的家鄉嗎?”

“哦,過去這里叫東海縣呢。”

古仁激動得跳起來,手舞足蹈地,大喊:“到家啦!到家啦!”兩個經過他身邊的人,回頭看他,一個說:“聽說幾百年前患有神經病的病人就這樣,現在沒有這個毛病了,真稀罕。”

“錄個視頻,上傳網絡,點擊量肯定會飆升的。”另一個人說。

“金教授,這里就是我的家鄉啊。”古仁興奮地抱住金教授,將他抱離地面。

“太好了。”金教授也高興得舉起雙手。

“本來安排你在北京中央醫院治療的,最后考慮水晶市在中原地帶,氣候適宜,風景優美,最適合病人療養恢復,就優先選擇我院了,事實也證明這樣的選擇是最好的,你蘇醒了,他們倆還沉睡著,我準備提議,把你的兩個隊友也轉到我們這里治療。”

“那我可以早一些見到他們了,謝謝金教授。”

“既然你身在家鄉,那我們就隨便轉轉看看唄!”

“我真想立即飛到家中、回到我出生的村莊。”古仁像孩子想找媽媽般那樣期待著。

“你看看,人心不足不是,你這是典型的得寸進尺啊。”金教授邊說邊笑,“那具體什么村呢?”

“西雙湖還在嗎?”

“在啊!可好看啦,堤壩是用水晶做的,冰清玉潔,中空,人們可以穿行其中,可以與魚蝦互動。你住西雙湖?”

“我又不是魚,也不是水鳥,住西雙湖干嘛,我住西雙湖西邊的白石嶺。”

“這個村我熟悉,村長跟我兒子同學,叫周厚人。哎?那個村沒有姓古的啊。”

“其實我也姓周,古仁是我的網名和筆名。”

“哦,想起來了,我上小學的時候,課本里有一篇古散文《一覽眾山小》,寫的是作者攀登到喜馬拉雅山頂峰的感受,作者就是古仁,原來是你啊。”金教授又握住古仁的手,“我們抓緊走吧,順便看看西雙湖,看看剛剛建成的通月梯。”

“通月梯?可以爬上月亮嗎?”古仁疑惑地問。

門診大樓前沒有幾個人,有幾輛車子,車子的模樣和古仁見過的不一樣,沒有車輪,車頂前后各有一個小螺旋槳。金教授說,它可以地上跑,水中游,也可以空中飛。

金教授操作了一下自己左手腕的“人之初”,一輛米白色的車子平穩地移動過來,自動開門,有語音說,“兩位先生請坐。”

“我們是空中飛,還是地上走?”

“地上走吧。”

車子平穩地起步,出了醫院的“大門”,古仁回頭看看醫院,沒有院墻,四周可以任意出入。街道寬闊,沒有欄桿,車輛與人自由穿梭,路口也沒有紅綠燈,交通依然是井然有序。

馬路像玻璃一樣光滑,車輛與路面是不直接接觸的,好像有磁懸浮功能,沒等古仁問,金教授介紹說:“磁懸浮技術已經全面應用到大小車輛與交通方面,你看到的近似玻璃的路面,具有太陽能電池板的功能,其強度與硬度可以和金剛石媲美。路面有網絡神經定位系統,它可以傳感其上的物體狀態,并且受超級網絡神經計算機控制著。每一輛車或者人在路上的位置、體積、重量、慣性、前進或者后退的方向、速度、剎閘,都在超級計算機的掌控之中。”

“你的意思是說,不會發生交通事故了?”

“是的,絕對不會。比如,我們現在坐的這輛車,上了路,就有了自己的行動軌道,這個軌道是由超級計算機為這輛車劃分的,它所占路面的動態體積,是不容許其它車輛侵犯的,對于上路的人或者動物同樣適用。另外道路建設全面實現多層立體交通,人和車各行其道,而人行道是完全被保護的,人如同行走在管道中。”

“沒有財富和知識的積累是做不到這樣的交通設計和建設的,怨不得沒有紅綠燈呢。”

車子一路向西,當經過一個學校時,古仁驚喜地發現,學校操場上的旗桿上,飄揚的五星紅旗,

古仁萬萬沒有想到,一個長在紅旗下的孩子,六百年后又見到迎風飄揚的紅旗,這比他醒來后第一次看到藍天白云還要激動。

“金教授,我們可以進學校參觀嗎?”

“可以啊,我重孫就在這個學校讀書。孩子們從幼兒園到大學都在這個學校讀書,現在實行十八年義務教育制度,學生不再為升學而增加壓力,畢業不再為找工作而憂愁。”

“我們小時候上學父母天天三趟接送,學校門口一到放學時間就擁擠不堪,現在呢?”

“進學校采訪一下同學們就明白了。”

車子開進了學校,“這里是西雙湖全程學校,位于水晶市西雙湖東岸。”古仁手腕的“人之初”在報告,他轉臉看看金教授,意思你的“人之初”怎么沒有說話呢?金教授明白了,“哦,我來過這里,它就不再介紹了。”

他們下車,正是下課時間,學校操場上有幼兒園的娃娃,也有二十多歲的大學生。

古仁傻愣楞地站著,金教授拍了他一下肩膀:“怎么啦!想起了你的童年?”

“我似乎聽到有孩子喊我爸爸,快送我上學去。”

“呵呵!你結婚了嗎?”

古仁屁股上突然飛過來一巴掌,“快起來送孩子,不然要遲到了。”

古仁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看著面前的妻子和孩子,問:“我的‘人之初’呢?”

[本文來源:由《星空寫作網》整理首發 - http://www.dwobrf.icu/webHtml/20181108164416.html ]

文章評價:
優秀
0
0
一般
0
0
喜歡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更多相關內容 相近文章:
  找碴兒  找碴兒 文/余攀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當前還沒有點評內容。

我來點評:            (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
  提交點評            投訴非首發_重獎     我已閱讀此文章     我要發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
韓都衣舍旗艦店
首  頁 | 會員登陸 | 關于本站 |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發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鏈接 | 建議意見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寫作網(www.dwobrf.icu)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并保留所有權利。
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著作權歸原作者,如有涉抄襲侵權的,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
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湘ICP備15001934號   
 
星力新战士捕鱼平台